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8-14 22:55:18

                                                                        从政治角度来说,如果这些措施伴随着局部军事冲突,比如南海冲突或台海冲突等突,一旦冲突同时发生,那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整个西方连同政治制裁、经济制裁以及金融制裁一起上。在那种情况下,对中国来说,直接损失是什么?一旦进入政治经济军事的全面制裁,中国在西方所有的投资,包括在美国国债市场的投资,都会被扣下。意味着,美国可以这种手段直接占有大量中国在海外的资产,同时赖掉对中国的欠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人,我们在美国至少有一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投资。这就像我们说的,打垮了苏东体系之后,美国和欧洲的各种金融资本,大大收割了一波苏东国家实体资产的韭菜。

                                                                        “前天晚上,我去取快递的时候就闻到臭味了。”封面新闻记者联系到附近邻居大牛,她表示自己平时很爱逛淘宝,经常去取快递,8月12日她下晚班,回到小区就直奔丰巢柜取快递。根据大牛提供的取件截图,时间是21:15,“味道很冲,酸臭味但是说不上什么味道。”

                                                                        封面新闻8月13日,江苏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发布一条警情通报,在一小区快递柜后发现尸体,初步排除刑事案件。

                                                                        七、中国如何应对新冷战

                                                                        就这样,有了六十年代的艰苦奋斗,自力更生。我们的知识分子们,我们的学者们,甚至都没有个人生活也没有家庭,把自己的全部生命奉献给了这个国家的独立主权。那是一个全民奉献的时代。既然脱离开美国和苏联这两个有雄厚资本力量的阵营,只能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今天很多人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当年我们犯了左倾错误,其实大家是不太了解那段冷战历史。那段历史告诉我们,只要你想摆脱双方的控制,中国要想不站在任何一方,那是一定要支付相当大的代价,对老百姓来说就是普遍贫困。这一点,我就点到为止,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我们的《八次危机》,那里面有详细的描述。

                                                                        在此形势下,中国提出集中全国的科技力量、工业力量等等,搞两弹一星。按毛泽东的说法,“我就是要饭我手里也得有根打狗棍”。美苏双方之所以不再打热战,第三次世界大战打不起来,其中一个重要的政治和军事原因,就是双方都有核武器,核恐怖平衡。并且1960年代,中苏双方发生交恶的时候,中国已经开始遭遇到核武器威胁了。1958年金门炮战,美国人也曾经发出过威胁,准备使用核武器攻击中国。此外,中国还从1963年开始三线建设,因为这些年形成的一些工业基础基本上在沿海大城市,就要向内地转移。

                                                                        美元的结算份额下降,当然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也会下降。这就造成了对美元在后冷战时期所形成的金融霸权的巨大挑战。美国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呢?我们都知道一个最简单的道理,美元的背后是美军,有美军撑着的美元才是美金。美军对美金的支撑需要一套制度来维护和巩固,这就是所谓的美制,美国的制度体系要求大家都接受,你接受之后美国的金融资本才能方便的占有你的收益。制度转轨这个概念就成了各个发展中国家最常见的说法,往往包装成各种普世价值,要求你必须接受。比如原来说让中国融入,就是让中国按照美国的制度设计来进行改革,你没按照这一套改,你就属于被美国排斥的目标。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变,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不可能逃得开美元主导的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的影响。金融资本推动的金融全球化和老冷战之前产业资本推动的产业资本全球化,完全不同。无论是在内容上、性质上还是在表现形式上,都有很大的差别。所以,后冷战时期最先形成对抗性矛盾冲突的是金融资本阶段的美元资本集团和欧元资本集团。这个矛盾冲突爆发的时间点,正是在1999年欧元正式问世之时。并且欧元一问世,其币值就高于美元。这种对美元的挑战,导致一系列冲突,而这个冲突基本上发生在欧元区周围,从巴尔干冲突、科索沃战争,到几次中东冲突,再到俄国乌克兰冲突等等。

                                                                        那么在这两大稳定战略之后是什么呢?第三个是新基建。以新基建的低消耗来形成稳定增长的条件,包括大家都知道的5G、大数据体系、人工智能体系等的建设。这些能够在原有产业内部形成挖潜的条件,比如,食品产业,如果有大数据进来支持,它就会很大程度上节约成本,提升效率。这套所谓新基建还包括绿色生态的基础设施建设,都应该属于我们应对新冷战所带来的非理性挑战的根本举措。乡村振兴、城乡融合、新基建等等这些,都是来支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战略”的新发展方针。

                                                                        蓬佩奥在加州尼克松图书馆前声称“美国盲目对华接触政策失败” 视频截图